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贤儒新闻>教育>城市,如何给“最柔软人群”更好照护

城市,如何给“最柔软人群”更好照护

2019-11-25 19:16:493432匿名

在过去的几天里,静安区惠斯通高湛幼儿园的主任俞敏慧一直很忙——这是学期的第三周,申请入学的电话比五月份还多。事实证明,这所幼儿园只开放了不到一年,已经让家长们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传递了它,更多有需要的家庭来了。住在附近的王思维说,家里的老人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孩子们在这里很自在。

对于3岁以下的婴儿,“最柔软的群体”,家庭护理是首选。然而,像世界上许多地方一样,上海一些有近60万至3岁婴儿的家庭确实有困难,需要社会支持。

在需求多样化和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我们如何更好地解决儿童保育问题?近年来,上海一直在实践中探索答案。

为了满足不同的需求,社会应该在许多方面参与进来。

“孩子们互相拥抱,中午吃午饭,下午睡觉……”一大早,伴随着音乐节拍,幼儿园的孩子们跟着老师做节奏练习。周二,普陀区真如崔莹幼儿园的20名儿童停止哭泣,在艺术体操中一边跳舞一边相互拥抱。

该幼儿园位于普陀区镇如溪村社区。幼儿园园长金烨表示,自去年以来,作为市政府的一个实际项目,幼儿园已经为20名儿童设立了幼儿园,配备了具有35年教学经验的高级学前教育、90后幼儿教育和高级护士。小婴儿可以和中、大班的孩子一起参加户外活动。以弟弟妹妹为榜样,弟弟妹妹成长得更快。

这种“儿童保育一体化”是缓解本市儿童保育服务供需矛盾的途径之一。

去年,市教育卫生工作党委、市教委深入调查,多部门联合制定了《上海市3岁以下儿童保育服务“1+2”文件》(即《关于推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儿童保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上海市3岁以下儿童保育机构管理暂行办法》, 《上海市3岁以下儿童保育机构建设标准(试行)》,启动了《上海市3岁以下儿童保育机构从业人员和幼儿园教师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这是全国首次实施。

在浦东、徐汇、静安、黄埔和闵行区试点项目和积累经验的基础上,全市各区现已接受相关托儿机构的申办。截至今年8月底,该市为3岁以下儿童建立了143个新的托儿服务。

本市还鼓励符合条件的地区落实配套幼儿园建设要求。通过改建和扩建幼儿园,增加幼儿园资源供应;鼓励民办幼儿园开班;支持公益性托幼机构扩大服务对象覆盖面,缓解托幼机构供需矛盾。

与此同时,上海鼓励企业、公园和机构参与福利机构的建立,使更多的儿童能够享受包容性的护理服务。目前,由企业组织的全市非营利支持机构包括浦东新区大飞机金科支持园和徐汇区大飞机云锦支持园。

与增量同步,管理更加精细。

数据显示,在该市11个区新开办的34所幼儿园中,有22所在新学年开课。市政府的实际项目增加了54个托儿所,并计划增加80个托儿所,其中11个幼儿园和27个托儿所已经开工。

目前,该市有500多家机构提供通过标准化程序申请的各种护理服务,包括公立和私立幼儿园、托儿所、幼儿教育中心、社会护理机构和实际项目。

市教委儿童保育部门负责人颜惠芬表示:“对儿童保育的需求非常多样化。一方面,有必要促进多方参与市场。另一方面,幼稚园应继续发掘潜力,在满足3至6岁学龄儿童接受学前教育需求的基础上,更好地解决真正有困难家庭的照顾问题。」

在逐步支持教育的同时,精细化管理也在一层层深入。

周一,嘉定区护理服务指导中心主任朱于颖刚刚去南翔检查了两家社会护理机构的运行情况。“我们有12名监督员,负责我们所在的街道镇护理机构的日常监督。在线视频监控网络也已经启动,”朱于颖说。目前,全区12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负责相关护理机构的后续卫生管理服务。传染病防治和日常保健是重要的指导内容,为儿童增加了另一个健康障碍。

令她特别高兴的是,护理机构的自我改善举措不断得到改善。今年5月,中心制作的两个指导手册发布后,抽查效果良好的组织数量有所增加。

在市内韦斯顿高湛幼儿园活动室的设施中,即使是孩子的攀爬架也有很多细节需要考虑。“对于中、大班的孩子来说,围栏设计更加注重孩子的隐私,这样他们就可以在上面有一些“小秘密”。公园主任俞敏慧说:“负责轮班的孩子们的攀爬架不仅能满足身体大动作的需要,还能与老师正面沟通。”。在地区教育局的支持下,来自美国高视学前教育总部、北京师范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的学前教育专家一直在为这所公立幼儿园提供建议和指导。

整个社会需要做出巨大努力来解决儿童保育问题。

采访中,记者无意中听到三个“遗憾”。

一位教育领域的研究人员哀叹道,三年前,她的大学开始考虑在校园内划出一块土地来招募人员开办幼儿园,以解决“母亲雇员”的担忧。谁知道呢,随着人事变动,它就消失了。

一个社会护理组织的负责人最近处境艰难。地区托儿所管理组织最初的要求是优先抚养0-3岁的孩子,但父母不同意,强烈要求增加外语入门班。就这样,他成了“三夹板”。

一位白领母亲很懊恼。起初,当我报名轮班时,我盲目地追求“高中”。我选择了一个离我家几十公里远的组织,一个两岁半的婴儿,每天开车花了我两个小时。邻里交流似乎和在家寄宿的教学水平一样。

正如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系学前教育系主任张明宏教授所说,“解决儿童保育问题不仅仅是教育家庭的事情。”在她看来,社会保障制度、育儿观念的传播和培养人才都是需要深入研究和全面考虑的重要因素。

上海教育学院通识教育研究所学前教育研究室主任兼研究员黄隽隽说,0-3岁是婴儿形成依恋的关键时期,大多数孩子主要是在家庭中长大的。她建议延长母亲的带薪假期,这样母亲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照顾自己的孩子。

一些专家还指出,完善“以家庭为导向、多方参与”的护理服务体系,让更多儿童享受“儿童护理”,除了科学的护理安置之外,对于向全社会传播教育理念也是不可或缺的。更多的家庭需要知道这个年龄是儿童功能发展的窗口时期,也是亲子关系的基本时期。家庭护理更重要。

据报道,该市每年至少为学龄儿童家庭提供6项免费科学育儿指导服务,倡导网上和网下相结合的科学育儿。父母可以免费登录“育儿周观察”应用,获得各种免费的育儿指导。(记者彭德谦许勤)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 五分彩投注 甘肃十一选五投注 三分快3 pk10注册送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