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贤儒新闻>文化>「如何进入必发」故事:猎户进山救下被咬伤的狐狸,当晚一美貌女子上门报恩(下)

「如何进入必发」故事:猎户进山救下被咬伤的狐狸,当晚一美貌女子上门报恩(下)

2020-01-11 13:20:532971匿名

「如何进入必发」故事:猎户进山救下被咬伤的狐狸,当晚一美貌女子上门报恩(下)

如何进入必发,猎户进山救下被咬伤的狐狸,当晚一美貌女子上门报恩(上)

他低头,月光正巧晒进屋子。他这才瞧见自己竟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张生猛地低头。就着模糊不堪的血泊,他看清了自己此刻的模样。

肥胖、臃肿、惨不忍睹。

他根本认不出血里倒影出的那个人竟是他自己。张生怔怔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块地方的肥肉随着他的动作狠狠抖动起来。

他胖得已经看不清五官,就像一块案板上无骨的肥肉一样。

张生哆嗦起来,而他知道自己不能叫唤。他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着,这才觉出些不对。

这些天,他从没有下过床。他的食量大得出奇,他已经很久没想过吃以外的事。比如这对兄妹究竟从哪里找来的鲜肉,比如他们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捕猎的。

张生颤抖着,用尽全力,拖着臃肿的身体往墙角处爬,那里全是动物们的残肢。

他忍着强烈的恶心,翻开一块鹿皮,下面压着被吃掉的半只梅鹿。待张生看真切了,他才发现,这里每一种动物,残存的脖颈上,都有着昭彰的牙印。

张生在层层叠叠的尸堆中翻找,冥冥之中似乎有某种声音,催促着他去寻找什么,再证明什么。

直到最后,张生在尸堆的最底部,看见了一个头骨。

只一眼,张生差些吐了起来。

那分明是李猎户的尸骸。是的,李猎户的右眼上有一道极深的疤痕,据说是当年捕猎时留下的,还被他当做炫耀的资本,在村子里逢人便说道几回。

张生确定自己没有认错。

随着这种确定,一股巨大的,混杂着恶心、悲伤和恐惧的心情席卷了他的全身。

他疯狂后退着,双手死死捂着自己肥胖的嘴唇,害怕从呼吸中透露出半点引人过来的意味。

过了好一会儿,张生这才逐渐冷静下来。

他已经可以断定当年带走李猎户的人就是这家兄妹了。可为什么呢?杀人越货?不像,李猎户走时身无分文。那难道真是狐狸精勾人来吃?但李猎户分明救了它的性命,为何反而要残害于他?

猎户进山救下被咬伤的狐狸,当晚一美貌女子上门报恩。

张生摇摇头,就在这时,屋外那阵磨刀的声音又响起来。伴随着磨刀,还有人的窃窃私语。

张生撑着自己肥胖的身子,一点点艰难起身。他靠着门框,听着门被他笨重的身体压出几乎断裂的轻响。

他朝着那说话声悄悄靠过去。

此前他从不知道,兄妹俩的房子外还有这么一座隐秘的茅草屋。张生趴在草屋上,舔了点口水,蘸开了窗户纸,凑近一只眼去看。待看清楚时,他吓得三魂七魄去了一半。

那兄妹俩正拿着砖大的石头磨着自己的牙。他们的牙又长又尖,一颗颗跟匕首似的,锐利得发亮。

而他们的眼睛是绿色的,在黑暗里莹莹地发着光。

“哥哥,还有多久?”

“不久了,再养养,等够肥了,就能吃了。”

“哎呦,我可忍不住了,要不明天就……”

他们的声音低沉,话里带着某种血腥的气味。张生浑身一抖,接着下身热乎乎的一片。他伸手一摸,发现自己竟吓尿了。

这兄妹俩不是人,也不是狐狸,他们是老虎,他们想养肥了自己,然后找个好时机,宰了下酒……

张生这才想起,他帮李猎户带信的那家人说的话。那人在闲谈中说起,李猎户打的是一头斑斓猛虎,额上有一撮白毛,习性最是凶狠,锱铢必较。遇到猎物,最喜欢匐低,寻找掩护,慢慢靠近。等猎物进入攻击范围,会突然跃起,攻击其背部。它们先用爪子穿透猎物的背部将其拖倒,再用锐利的犬齿咬住对方的咽喉,使其窒息。再不然,便咬断对方的颈椎,至死方休。而这种老虎,最喜欢吃猎物身上肥美之处……

张生的寒噤一个接着一个,无法抑制地带着鸡皮疙瘩冒出来。他的嘴里不由得发出嘤嘤然的哭泣。梦境他还记得分明,可里面的李猎户早已身首异处。

他没有等来报恩的狐狸,却等来了报仇的老虎。

“谁?!”

就在这时,屋里传来声响。张生双腿一软,回身便跑。身后嗖嗖然风起,脚步攒动,带着恶意的笑声。

张生哭喊着,肥胖的身体在林中翻爬跌撞,血迹斑斑。身后的响动越来越近,有人的声音混着虎啸而至。

“吃了我家的肉,你以为自己逃得了吗?”

张生跌跌撞撞,跑到了崖边,因身体的惯性太大,一个猛子,在绝望的呼喊声中,直勾勾地翻滚了下去。而印在他眼中最后的形象,是浑身镐白的兄妹,从下眼睑中,用诡谲而残酷的笑意紧紧地盯着他……

尾声

小村里有个疯子书生,家里人不叫我靠近他。据说他是我出生那年上京赶考的一个秀才。我出生那年,小村里发生了许多怪事。一个姓李的猎户被狐狸精迷了心窍,上山之后再没回来。秀才出门赶考,五年后被人发现躺在村口的烂水沟里,浑身没一块好的地方,整个人臃肿变形。等醒过来,便疯疯癫癫说些胡话,什么老虎要吃人,什么没有狐仙之类的。

大家只当他是遭了劫匪,刺激了心智,所以不叫我们靠近,害怕他伤了我们。

然而我不怕他。我晚上偷偷给他送过馒头,他总会吃着馒头,然后透过肮脏的头发看着我,教我两句之乎者也。

那个时候我觉得他其实没有疯。

前几天,我在路上遇到了个姐姐。白衣裳,长得貌若天仙。她跟我问路,笑盈盈的,我一下就喜欢上了她,带她回了家。

娘不大开心,可爹爹中意。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对还是错,只能晚上偷偷跑去问疯子先生。

疯子先生吃着我的馒头,肥胖的身体在月光下摇摇曳曳。我等他吃完了,偷偷把疑问告诉了他。就在那时,疯子先生忽然脸色大变。他抓着我的胳膊,含糊不清地叫着救命。我被他抓得生疼,几乎哭起来。

可一瞬之后,疯子先生怔住了,手上的力量也消失了。

我回头去看,是那个漂亮姐姐,笑盈盈地背着月光,站在我的身后。她的身材纤细硕长,她盯着疯子先生,牙齿白得发亮。

“先生,我找得你好苦,你怎么就一个人偷偷走了呢?”

她开口,像是认识疯子先生。可疯子先生听完她的话,瞬时怔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的眼里涌出泪来。姐姐冲他伸手,疯子先生就这样直勾勾地跟着她过去。

我想拽疯子先生,可拽不住。他经过我时,我分明看见他的眼里一片绝望。

再后来,疯子先生就跟着姐姐走了,永远没有回来过。没有人再提过姐姐来的事情,大家好像集体忘记了。只有我记得,疯子先生跟着姐姐走的时候,他的嘴一张一合,清清楚楚说了两个字。

“救我。”(作品名:《报恩的狐狸》,作者:香无。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